声明:本网站文章和图片来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概不负责,请联系站长删除
当前位置: AG赌博 > 经典文章 > 正文

眼前烟雨,心中榆关

2019-11-09

 
      

窗外,雨水淅淅沥沥地下着,一片云雾中隐 约可见远处的青山。听,那滴答声,愈来愈急,仿佛滴进了我一颗年少干涸的心。

“东戴河的春天好久没下雨了吧。”心中感慨时,才意识到已步入六月——炎热忧愁的月份。这场雨由淅淅沥沥演变成哗哗啦啦,像一首战歌拉开了高考的帷幕。我坐在教室里昏黄的灯光下,听那雨水的歌,看向窗外,被一片白茫茫笼罩着。想起了不远处的家。“山一程,水一程,身向榆关那畔行。”每每想家之时,心中便忆起纳兰性德的《长相思》。

虽然东戴河的一年四季也有山有水,春夏秋冬也有斑斓的色彩。虽然寒来暑往中,我已适应这里秋天凛冽的冷风,夏天似火的骄阳,冬天难消的冰雪,和春天温柔绵长的细雨。但我内心深处仍去往家的方向。此刻,在安静中聆听雨声,隔着窗子上的一层水汽望向远处的青山,想家之情油然而生。

“家里那边下雨了吗?”每逢学校下雨,我便给家里拨电话询问天气如何。无论何时,我心系那里。我生长于山海关,一个古朴美丽的小城。我爱它巍峨的青山,绵延的长城,壮阔的老龙头,和小城里干净清新的空气,路边青翠的柳枝。我爱那里每一寸土地,每一抹芬芳。无论何时,这边的美景都无法替代它给予我的温暖和亲切。

无数个阴雨天,思绪蔓延开来,心也不受拘束地飘向了家。“家里天气怎么样?下雨了吗?”,“没有雨,就是不阴不晴的。”妈妈的描述使我开始构想她头顶天空的样子。即使学校距家里只有半小时车程,却仍使我产生一种背井离乡之感。或许是因为头顶不同的天空,心境也有所不同吧。

古时,榆关即山海关,是通往边塞的关卡,是自古兵家必争之地。人们常言:出了关就远离了家乡。又或许是这个缘故,让身处于辽宁省东戴河的我有了离家之感,漂泊之感。

倾听雨声零落,幻想雨中小城的模样。初夏时节,细细的雨丝滋润了万物,也滋润了我的心田。前些日子骄阳下干燥的空气也渐渐温润。雨后,淡淡的彩虹爬上清澈湛蓝的天空,在这个古朴的小城里,一切充满水汽,生机盎然。

我打着伞,漫步于实验园淅淅沥沥的雨水中。眼前多少烟雨,心中多年榆关。